fb

鄭以謙。第一位在樂高總部上班的台灣人分享:

到職就給終身合約!樂高成為玩具界精品的祕訣

作者 / 魯皓平 攝影 / 魯皓平 發表日期 / 2017/1/24 瀏覽數 / 597,100+

字級:

誕生於1932年的樂高(LEGO)公司,其所生產的積木幾乎讓全世界大小朋友都玩過,看似平凡的積木卻能在不同排列組合中千變萬化,不論是城市(CITY)系列、創意(Creator)系列、得寶(Duplo)系列,或聯名合作的超級英雄(Super Hero)系列、星戰(Star Wars)系列等,其風靡程度令人嘆為觀止。

多年下來,樂高不僅伴隨著許許多多孩童成長,他所代表的文化、教育、藝術、設計意義,在玩具史上有著代表里程碑的劃時代重要性。對喜愛樂高的玩家來說,它是一種信仰;而就算一般人對樂高沒有興趣,也一定曾被那創意滿點的建築或人物感動。

更不用說,當能在樂高總公司上班、每天和不同積木為伍、玩積木時,那種興奮之情有多麼強烈。

鄭以謙 第一位在樂高總部上班的台灣人

今年33歲的鄭以謙,是第一位在丹麥(Danmark)樂高總部設計部門工作的台灣人。2013年,他從超過1000份的履歷中脫穎而出,歷經創意測試、線上面試,最終再從百人中挑選21名預備員至樂高總部實際參與兩天一夜的創意營,他靠著獨到的巧思和理念,成為最終8名入選者之一,也成了人生最重要的轉捩點。

鄭以謙第一次玩樂高時,是在他6歲時,外婆買了當年最經典的編號6085、6086城堡系列給他,自此開啟他對樂高的不解之緣。

「小時候不會期待想要多少樂高,而是運用現有的積木,拼好了再拆、拆了又再拼,當靠著自己能力蓋出不同的建築物或交通工具時,就是小小心靈最大的成就。」

從兒時對藝術的興趣與薰陶,鄭以謙自國小便開始畫畫,甚至在拼樂高之前,就會畫草圖來勾勒不同的架構與設計,國中時讀了美術班、大學又再回到建築系鑽研,他喜愛畫設計圖,冀望在不同的作品間達到空間與環境的祥和。

大學畢業後,他先後在三年內待了兩間不同的建築師事務所,因為當時景氣不好,負責的又是競圖工作,每天熬夜跟時間賽跑,壓力大到無法想像。加上比圖又沒比過別人,心灰意冷的他,因此毅然決定放下工作,到美國康乃爾大學(Cornell University)繼續鑽研建築研究所,一方面是增加語言能力,也一邊讀書、一邊尋找工作。

就這樣在因緣際會下,他在網路上發現樂高的甄選訊息,最終一路過關斬將,到他兒時最夢想的玩具──樂高總部上班。

面試過程嚴謹 但一到職就給終身契約

由於每一個員工在徵選過程中都十分嚴謹,一旦獲得正式錄取通知書的同事,都能獲得終身契約。也就是說,除非員工自行想離職,否則樂高是絕對不會隨意資遣員工的,「我還沒聽說過有人是曾經被資遣的、被裁員的。」

樂高對於員工的態度,就如同他們對待產品的堅持,面試過程之所以如此大費周章,為得是要找一個能完全信任、願意投注心力的員工,因為樂高相信:唯有善待員工、給員工一個能合理發揮的環境,才能誕生出最好品質的玩具。

鄭以謙說,樂高上班的時間大約為8點到4點,一週工作只要滿37小時即可,就算想要提早加班、完成未來的工作,這些彈性都是可調整的。「我每天的工作內容就是不斷拼樂高、設計新的產品線,在與團隊一連串討論、溝通、修改的過程中,經過不斷的發想才能完成。」

他說,樂高商品一年分上半年與下半年兩季,而每一個產品的誕生,至少要經過兩年的作品提案,亦即當他在完成現階段的案子時,還要同時策劃兩年後的作品計劃,歷過三次提案、溝通過程、淘汰、篩選,最終再實際執行,進而生產、包裝,運送到世界各地。

近300位設計師 共同打造樂高細節

他分享,一個樂高盒組,絕對不是一個人能完成的,在樂高將近300位設計師中,每個不同系列的主題都有專門負責的設計人員。比方說,包裝有包裝設計師、人偶髮型有雕塑師、設計新模具也有模具師,再來還有平面設計師設計人偶或建築物本身的花樣、結構設計師去掌握最佳的架構和整體外觀。

更特別的是,樂高還有安全顧問,由團隊來判斷商品是否會傷到孩子;而在材料實驗室中,檢核人員也會研究不同顏色染料、不同材質塑膠間的特性,在10幾種原料間搭配出最堅固、也無低毒性的積木──這是樂高所有產品幾乎從沒有過召回問題的關鍵。

鄭以謙表示,在設計不同盒組的過程中,會遇到許多的困難與挑戰,如何兼顧結構、堅固、穩定、好看、好玩,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目標。

「每一個構想最終要變成產品,都要經過一連串的測試與挑戰,包含同仁的意見、孩子們實際在把玩時的測試。我們會一步一步檢查去可不可以、並不要漏掉一個步驟,希望孩子在玩的時候不要有窒礙,而是能開開心心地享受組裝樂趣。」

他透露,比方說在設計上,會塞不同的顏色積木在其中,這是為了讓兒童在找積木時更方便,也不會不小心拼錯。

以他經手設計過的「憤怒鳥」盒組為例,「在手機遊戲中,憤怒鳥飛出去後雖然會把建築物打散,但在樂高的設計功力上,就是要讓人兩三秒內能變回原本的樣子,這個『斷點』設計就是一種巧思,就算玩壞,也能很快拼湊回來。」

鄭以謙至今參與的代表作,包含75824、75826之《憤怒鳥》系列,《樂高蝙蝠俠》系列的70900、70901、70910與70912,還有海盜系列、《侏儸紀世界》系列、《史酷比》系列等,這些經典的作品全部都是經由台灣人之手,也算是特別的台灣驕傲。

樂高之所以能成為玩具界的精品,鄭以謙說,這與樂高的精神「only the best is good enough」(只有最好才是夠好)不謀而合,這不只是口號,而是力行這個精神,樂高簡直是把玩具當成精密工業在經營,在追求完美的過程中,把孩子當成未來的建造者,拼湊心中的理想藍圖。

「也許你會覺得樂高很貴,但仔細看看它對每一個細節的堅持與講究,就知道那對產品的用心,絕對有它的價值。」

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,請幫我們按個讚

其他人正在看/

訂閱方案

啡你不可 跟遠見一起體驗生活好品味

訂《遠見》+bodum EILEEN經典濾壓壺

啡嚐價 2,380 元起


開春搶先報

遠見社群

  •